当前位置:首页 > 最新资讯
赴日研修生遭欠薪引发研修制度思考
发布日期:2010-1-18

来源:广州日报、北青网

 

一、欠薪事件报道回顾

 “我们也想过个好年,但日本老板欠我的钱!”20091230日上午,10名来自东北的在日中国研修生在他们的住地前打出双语横幅,愤怒谴责他们所在的“健阳”株式会社的日本老板拖欠工资的行为。据悉,日本公司拖欠10名研修生的工资总额近70多万元人民币,每人被拖欠7万—9万元不等。

  

 


20091230日,被欠薪的10名在日中国研修生打出中日双语的讨薪横幅。

 

承诺成空文  投诉反被开除

据了解,20071月,这10名中国研修生到日本“健阳”株式会社研修,主要工作是在建筑工地做架子工,他们都与这家公司签有雇用契约,写明每月工资13.5万日元(约人民币9900)。但从20091月开始,公司就没有正常支付工资。当10名中国实习生讨要工资没有结果,不得不前往立川劳动基准监督署投诉时,这家公司的一家营业所负责人藤原明说:“既然你们都去劳动基准监督署了,你们就不要来上班了。”从93日到119日,他们都没有继续工作。

 

生活日显困顿  每天吃一顿饭

10名中国研修生当中年龄最大的27岁,最小的23岁。研修生韩铁成说:“现在,我们每天只是吃一顿饭,而且还是吃不饱的……我的心里很酸很痛,更有说不出来的饿,我不会饿死在日本吧?……我们期望着公道早日到来。”

 

中国驻日使馆等多方关注  讨薪有进展仍坎坷

对于赴日研修生讨薪事件,中国驻日使馆表示极大关注,已积极介入。201011日,中国驻日本大使馆、中日研修生协力机构与中国公司驻日本事务所等代表看望了这些被拖欠工资的实习生。中国驻日本大使馆总领事许泽友5日表示,使馆将寻求中国实习生向日方公司讨薪事件的妥善、合理解决。

据最新消息,因受到媒体和中国大使馆的关注,10名来自东北的中国研修生终于在19日看到了讨薪曙光, “健阳”株式会社已给每位研修生支付5万日元,日本老板还承诺支付其余的欠薪。而一直关注欠薪事件的大使馆和华文媒体均告诉记者,日方虽然提出要支付拖欠工资,但研修生们的讨薪之路仍会遇有坎坷。中国驻日本大使馆领事部表示,事情并没有完全解决,使馆将继续关注被拖欠工资事件,保障中国在日研修生的合法权益。

 

二、报道分析

日接受研修生  存在三大问题

此次拖欠中国实习生工资问题的报道不是一个孤立的事件。随着在日本中国研修生的增多,带来了很多问题,同时引发了对研修制度的深入思考。以下是存在的三个普遍性问题:

一是研修和实习期间的补助及工资低廉。每月工资只是同工种日本人的1/4左右;

二是企业克扣和欠发工资的现象较严重。日本政府规定,夜间加班和节假日加班都要按小时工资乘以125%计算,但现实中执行并不是那么严格。一方面企业在忙时让实习生拼命加班,一方面又尽量克扣加班费,有时连基本工资都保证不了;

三是限制研修生人身自由的情况比较普遍。中国研修生到日本后,雇用企业以各种名目限制他们的活动自由。比如说,以防止“蒸发”为由将研修生护照强行收起保管;以管理研修生的工资不被胡乱花掉为由,不把工资直接发到本人手里;以保证研修生不出现交通事故为由,禁止研修生外出等。

这些现象甚至在世界上引起很大反响。如在美国政府2007年的一份报告中就曾指出,日本接收研修生、技能生的情况实际上是属驱使奴隶般的“强制劳动”。此外,还有许多不良现象,如性骚扰、精神上的欺负和歧视等,这些都引起了研修生的强烈不满,与企业之间关系十分紧张。 

长期关注和报道在日中国人研修生问题的记者莫邦富认为,这些问题既要重视从制度上解决,也要重视从现实上解决。他建议中国和日本都为此设立“黑名单制度”,把那些恶意榨取中国研修生、毫不负责任的中介机构和企业都列入“黑名单”之中。

三、报道背景

研修生制度弥补日本劳动力不足  支撑起“险、脏、累”产业

日本的研修生制度是为了推进与发展中国家间的合作而于1993年设立的。通过这项制度,研修生可在日本研修一年,实习两年,总计可在日本滞留三年。研修生主要来自中国、越南、菲律宾等国,特别是每年以“研修生”身份赴日打工的中国人非常多,他们和国内的技校生差不多,通常是半工半读的情况。研修时间是一年半,经过考核,合格者可以转为实习生。

这些年来,随着日本泡沫经济的破灭,日本企业的经营状况受到沉重打击,降低成本成为各企业的最紧迫课题。其中一个办法就是从国外大量招收研修生,以低廉的研修补助减少雇用本国人员的开支,弥补日本劳动力的不足。现在日本的农业、制造业等各种行业都离不开外国研修生、实习生,研修生、实习生支撑起日本“险、脏、累”产业的底边。

 

20万在日研修生  七八成是中国人

目前,在日本的外国研修生、实习生约有20万人,其中七八成是中国人。

研修生、实习生支撑着日本“3K(险、脏、累)产业的底边,如福井县的纤维和纤维制衣业,全靠外国研修生、实习生支撑;约1800名外国研修生分布在县内64个企业中,其中90%以上是中国研修生、实习生。北海道是全国缝制业和水产业集中的地方,有占全国41%的制衣企业和占65%的水产加工企业,现在日本年轻人对这样的工作不热心,企业募集不到日本员工,只好依靠以外国研修生、实习生支撑。

 

 

新新发展有限公司 提供